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爵士时代,一般指一战当前,经济大萧条以前的约十年的时间。第一次世界大战竣事了(1918),经济大萧条(1929)还没有到来,保守的清教徒道德曾经土崩崩溃,享乐主义起头大行其道。用菲茨杰拉德本人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奇观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霍无度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菲茨杰拉德称这个时代为“爵士乐时代”(一般指一战当前,经济大萧条以前的约十年的时间),他本人也因而被称为爵士乐时代的“纪年史家”和“桂冠诗人”。

弗兰西斯·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于1896年9月24日出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一个商人家庭。他在中学时代就对写作发生了乐趣,在普林斯顿大学进修期间也热衷于为学校的刊物和剧社写稿,1917年停学入伍后,更在虎帐中起头了长篇小说的创作。1918年,在亚拉巴马蒙哥马利附近驻扎期间,菲茨杰拉德爱上了18岁的南方少女泽尔达·赛尔,对以写作来获得成功有了比以往更强烈的巴望。退伍后,他继续对峙写作,终究在1920年颁发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天堂的这一边》。

《天堂的这一边》的出书让不到24岁的菲茨杰拉德一夜之间成为了美国文坛一颗耀眼的新星。一个礼拜后,他与泽尔达在纽约结了婚。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年轻,诱人,具有金钱和名望,是一对令人艳羡的金童玉女。他们活跃于纽约的社交壤,尽情地享受恋爱、年轻的生命以及成功的欢喜,过着夜夜歌乐、觥筹交织的糊口,后来又长年在欧洲栖身。但因为讲究光彩,挥霍无度,他们的糊口慢慢一贫如洗。泽尔达因神经病多次爆发被送进神经病院,菲茨杰拉德也染上了酗酒的恶习。1940年12月21日,菲茨杰拉德由于心脏病突发死于洛杉矶,年仅44岁。

在二十多年的创作生活生计中,菲茨杰拉德颁发了《了不得的盖茨比》、《夜色温柔》和《最初一个巨头》等长篇小说,以及一百六十多篇短篇小说。此中1925年出书的《了不得的盖茨比》是菲茨杰拉德写作生活生计的极点。这部小说鞭辟入里地描绘了财富和成功掩盖下的未被满足的愿望,反映了20年代“美国梦”的破灭,深刻地揭示了脚色性格的矛盾和心里的冲突,同时也极尽描摹地展示了菲茨杰拉德精采的才调和写作技巧。《了不得的盖茨比》被誉为现代最超卓的美国小说之一,确立了菲茨杰拉德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菲茨杰拉德缔造力最兴旺的期间是美国汗青上一个特殊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竣事了(1918),经济大萧条(1929)还没有到来,保守的清教徒道德曾经土崩崩溃,享乐主义起头大行其道。用菲茨杰拉德本人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奇观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霍无度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菲茨杰拉德称这个时代为“

”(一般指一战当前,经济大萧条以前的约十年的时间),他本人也因而被称为爵士乐时代的“纪年史家”和“桂冠诗人”。因为他本人也热情弥漫地投身到这个时代的花天酒地之中,他灵敏地感受到了这个时代对浪漫的渴求,以及概况的奢华背后的空虚和无法,并在他的作品中把这些情感逼真地反映出来。在他的笔下,那些收支高尔夫球场、村落俱乐部和奢华宅第的上流社会的年轻人之间微妙的豪情纠葛是一个永久的主题,他们无法被金钱驱散的失意和难过更是无处不在。他的作品经常以年轻的巴望和抱负主义为主题,由于他认为这是美国人的特征;他的作品又经常涉及豪情的幻化无常和失落感,由于这是阿谁时代的人们无法逃遁的命运。

在美国文学史上,20世纪20年代被称为“爵士时代”,有“爵士时代桂冠诗人”之称的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在1931年回首这一时代时写道:“这是一个奇观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嘲讽的时代,一个放纵的时代。”当然阿谁时代也是学问和才智的时代,很多优良的文学作品,包罗费茨杰拉德的小说,都在美国文学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1896年生于美国的首都华盛顿。父亲爱德华·费茨杰拉德通情达理,文质彬彬,深受南方老派老实的束缚,他以至在中年时也仍是一个十分标致诱人的汉子。母亲在父亲看来是一个“仅比标致差点儿罢了”的女人。他们有过两个女儿,但都不到1岁便被疾病夺去了生命,后来生了一个也是独一的一个儿子,为留念本人名誉的远祖,爱德华先生给儿子取名为弗朗西斯·司各特·肯·菲茨杰拉德。两个女儿的夭折使佳耦俩对儿子的健康出格关怀和敏感,他们对费茨杰拉德各式关爱,哪怕只是一点点感冒伤风也不让他去上学。

费茨杰拉德一家的糊口是不不变的,部门缘由是由于经济的拮据。所以,费茨杰拉德的华诞庆典似乎几多有点令人失望。最蹩脚的是他7岁那年的华诞,他穿了一身海员服,预备饰演仆人的脚色,可是一个客人也没来。

费茨杰拉德争强好胜。8岁时,他把一个孩子打得头破血流之后,跑回家编了一套自始自终的来由躲过了父母的叱骂。

1908年,费茨杰拉德百口搬回到圣保罗。这是全家最难熬的日子,由于父亲生意失败了。大概是遭到此事影响,费茨杰拉德进修起头用功起来,成就相当好,对体育、跳舞、音乐都十分快乐喜爱。从这个时候起,他起头成为一个“固执的作家”。不久他的第一篇作品《雷蒙典质之谜》变成了铅字。故事登载在 1909年10月的学校文学刊物《每时每刻》上。

1911年,15岁的费茨杰拉德去了纽曼——上帝教会办的一所准备学校。除了进修功课,他还很是热爱体育,无论是进修仍是竞技,他都出类拔萃。

1913年,费茨杰拉德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在大学里他从青年诗人约翰·皮尔·毕晓普那里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诗。在诗人的影响下,他起头宠爱济慈的诗。

明显是毕晓普让费茨杰拉德相信,普林斯顿的英语传授们都是干才,他们分不清诗歌和蹩脚的长短句之间有什么区别。费茨杰拉德把这种概念带到了讲堂上,立即与任课教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一个气量出格狭小的教员很是愤恚地指出费茨杰拉德成就不可。费茨杰拉德当即站起来申辩道“先生,你不克不及给我不合格,我是一个作家。”学校没有由于他自诩为“一个作家”而容忍他太差的成就,1916年1月,他被迫退学了。

失败是耻辱的,同时他又蒙受了一次失恋的冲击。虽然他才艺出众,可是他的情人感乐趣的不是质量而是数量,很快便将他丢弃了。

1917年4月,刚复学不到半年的费茨杰拉德插手戎行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8年夏,费茨杰拉德的团队驻扎在亚拉巴马州谢里登虎帐时,他在村落俱乐部的舞会上认识了娜尔达·赛瑞,起头了奋不顾身的追求。可是他同时还缠着别的一个姑娘梅·斯坦纳。最终他选择了娜尔达。

1920年4月,他们举行了婚礼。这时的费茨杰拉德曾经是一个处在成功前夕的作家,对他来说处处都充满了辉煌光耀满意想不到的工作。

在费茨杰拉德的作品《人世天堂》中明显有娜尔达的影子,小说人物罗沙琳德恰是从娜尔达而来。他的作品、小说、诗歌、脚本、特写等连篇累牍地出此刻《礼拜六晚邮报》、《大都会人》和《时髦人士》等刊物上。

恋爱和婚姻成为费茨杰拉德小说的核心。在他婚后三、四年的几篇更为主要的小说中,虽然他的婚姻是幸福的,但其文学作品中涉及这方面的主题都隐含了些许倒霉。

1921年10月26日,女儿弗朗西斯降生。此后,他的一多量作品出炉,包罗出名的《飞翔的火箭》、《头和肩》、《大师喜好的姑娘》等等。他的私家帐簿也就不竭地添加,他成了富人。

费茨杰拉德从小就极端虚荣,在博得大量金钱之后,奢华的糊口除了满足他的虚荣之外,更多地倒是给他带来了懊恼和空虚。日复一日的喝酒及随之而来的懊悔和奸刁而又难堪的辩白。对娜尔达的一往情深,对婚姻持之以恒的固执,以及陪伴而来的吃醋、仇恨和争持……

所有这些都表现出一种无可何如的扑灭,时间和才调的华侈。他已经胡想成为一位第一流的作家,想象本人成为贸易伟才,然而这一切都毁于“日复一日,永久是深夜3点钟”,“除加入一个个晚会外,无所事事”的糊口。无休止的欢闹和过量的酒精使他染上了肺结核。1940年12月21日,他因心脏病突发而过早地竣事了他44岁的灼灼韶华,留下了只写了6章的极有可能成为另一部灿烂巨著的《最初一个巨头》,成为文坛憾事。不知是娜尔达华侈了他的才调,仍是他华侈了娜尔达的才调,他们既是一对爱侣,又是一对“朋友”。娜尔达最终因精力解体被送进了疯人院,惨痛地死去。

《了不得的盖茨比》的根基情节也属于统一个模式,菲茨杰拉德的天才却将一个并无几多罗曼蒂克色彩的“三角关系”点化成为一个奇特的“了不得的”盖茨比魂灵受难的缠绵悱恻的悲剧。

现实上长岛西卵的杰伊·盖茨比来自他对本人的柏拉图式的理念。他是天主的儿子……因而他必需为他的天父效命,献身于一种博大、粗俗、脆而不坚的美。

一旦爱上了“黄金女郎”,“他那些无法描述的憧憬和她短暂的呼吸就连系在一路了”。她成为他抱负的化身,虽然黛西早已移情别恋,虽然他清晰地听出“她的声音充满了金钱”,他仍不改初志,刚强地追求重温旧梦:

黛西远不如他的胡想——并不是因为她本人的过错,而是因为他的幻境有庞大的活力。他的幻境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一种缔造性的热情投入了这个幻境,不竭地节外生枝,用飘来的每一根灿艳的羽毛加以缀饰。

因而,他对抱负的固执追乞降献身精力也超越了世俗的男欢女爱的恩仇。为了重温旧梦,他不吝投身纽约金钱世界的污泥浊水,可是他对财富本身和酒绿灯红的糊口并无乐趣,出污泥而不染。

为了抱着一个梦太久而付出了很高的价格。他必然透过恐怖的树叶仰视过一片目生的天空而感应毛骨悚然,同时发觉一朵玫瑰花是何等丑恶的工具,阳光照在方才露头的小草上又是何等残酷。

他的魂灵在受难,可是他无怨无悔,从一而终,“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小说论述者从一开首就剖明从不等闲褒贬人物,却在和盖茨比死别之前义正词严地喊道:“他们是一帮混蛋,他们那一大帮子都放在一堆还比不上你。”所以,盖茨比是“了不得的”。

盖茨比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文明孕育出来的产儿。第一次世界大战当前,元气未伤的美国进入了汗青上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美国梦”像一个在半空浪荡的五颜六色的大气球,使一代美国人目炫狼籍,神魂倒置。菲茨杰拉德说过:“这是美国汗青上最会纵乐、最灿艳的时代,关于这个时代将大有可写的。”他所大写特写的恰是这个时代,而且将它定名为“爵士时代”,因而人们往往称他为“爵士时代”的“纪年史家”和“桂冠诗人”。

菲氏并不是一个傍观的汗青学家,他尽情参与了“爵士时代”的酒食徵逐,他完全熔解在本人的作品之中。正由于如斯,他才能绘声绘色地重现阿谁时代的社会风貌、糊口气味和豪情节拍。但更主要的是,在沉湎此中的同时,他又能冷眼傍观,体味“灯火阑珊,酒醒人散”的怅惘,用严峻的道德尺度权衡一切,用凄婉的笔调抒写了战后“迷惘”的一代对于“美国梦”感应破灭的悲哀。不妨说,《了不得的盖茨比》不只是“爵士时代”的一曲挽歌,一个与德莱塞的代表作殊途同归的美国的悲剧,也是作家本人“魂灵的黑夜”的投影,“在那里永久是凌晨3点钟。”

小说家以凝炼而富有浓重抒情气味的言语,画出“爵士时代”一个“美国梦”从鼓乐喧天到梦碎人亡的悲哀,情节、人物、对话、场景、主题等等熔铸成一件完满的艺术品。正好像时代中国小说家沈从文所说,一座希腊小庙,“精美、健壮、均匀,形体虽小而不纤巧。”

可是,《了不得的盖茨比》写的不只是“美国梦”破灭的悲哀。它也写了“人类最初的也是最伟大的胡想”的顽强生命力,盖茨比虽九死而不悔的追求就是它最好的印记。

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面前慢慢远去的极乐的将来。它畴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外那不妨——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臂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

菲茨杰拉德“逆流向上的小舟”最初安葬在市一座陈旧的圣玛利上帝教堂的墓园里。想当初,一个不甘孤单的金发少年,胡想凭本人的锦绣才调,营建一座金碧灿烂的地上天堂,享尽人世赏心乐事。曾几何时,贫病交煎,梦碎酒醒。他情不自禁来到这个角落安眠,和他的红粉佳人分享一抔黄土和永久的孤单。墓碑前地面一块碑石上雕刻的恰是这部佳构的最初一句。无独有偶,一个现代“美国梦”的巨人、电脑大王比尔·盖茨,也将这一句雕刻在华盛顿州豪宅图书室内的顶板上,作为“逆水行舟”的座右铭。

虽然作家们凡是写的都是本人的所看所思和所想,也就是对本人时代的察看——即即是汗青体裁的小说,一般也是这种察看的变相的表现——可是很少有作家像菲茨杰拉德那样强调本人和所处时代的那种水乳交融的关系。初登文坛的作家习惯于强调本人时代的主要性和奇特征——这并不让人隐晦,终究人类的数千年的汗青对于他们来说是纸面上的笼统的概念,而他用本人的糊口本人的爱恋、疾苦和追想去塑造的阿谁时代天然是专一的由血和肉形成的。若是你再自恋一点再英勇一点,你不免会像菲茨杰拉德那样沉浸在时代的幻境之中不成自拔。

有一点能够必定,没有姗尔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领会的作家菲茨杰拉德,至多他的小说会是别的一个形态。

菲茨杰拉德是一位对时间的消逝极为敏感的作家,和他同时代的美国文学攻讦家马尔科姆·考利曾说:“他老想着时间,就像他是在一间摆满日历和时钟的房间里写作。”在写于1931年的《爵士时代的反响》一文中,菲茨杰拉德精确地将爵士时代界定于1919年的蒲月请愿至1929年10月经济危机的起头。随后他略带夸张地将这个时代称为“这是奇观的时代、艺术的时代、困厄的时代、嘲讽的时代”。他小我的履历也刚好应和着这个狂欢的时代,伴跟着它潮起潮落。1920年,在24岁的年纪上菲茨杰拉德的写作生活生计就有了一个完满的开局:他的首部长篇小说《人世天堂》由其时颇负盛名的斯克里布纳出书社出书,而且立即列入全美畅销书的行列;他的短篇小说、脚本、诗歌连篇累牍地出此刻其时的一些主要的报刊杂志上;按照他的小说改编的片子也曾经上映。在小我糊口上,他终究迎娶了爱慕已久的南方佳丽姗尔达。

提到菲茨杰拉德就不得不提及他的标致的老婆姗尔达·赛瑞。菲茨杰拉德和姗尔达的爱情——一个北方青年中尉和一个南方窈窕佳丽的罗曼史——和他们充满传奇色彩与流言蜚语的婚姻,曾经在菲茨杰拉德好几部长篇小说以及其他很多短篇小说顶用作素材。而姗尔达的长篇小说《救救我华尔兹》明显也是对他们婚姻糊口的描画。若是说很多作家也会有本人的来自于女人的灵感之源的话,菲茨杰拉德能够说更甚一步——他是在滥用本人的爱情和婚姻,就像他毫无节制地酗酒一样,直到这场婚姻被写作掏空以至扭曲。他们似乎把小说当做相互交换的一种特殊的体例,通过那些虚真假实的故事,宣泄他们的迷惘、埋怨和不满,提出攻击和责备,沉湎于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辩白。很多人包罗海明威都将菲茨杰拉德创作能力的阑珊归罪于姗尔达,可是现实景象若何也许只要他们本人晓得。有一次,在评论英国作家高尔斯华绥的小说《福尔赛世家》时,菲茨杰拉德认为小说的主题太沉闷,他思疑高尔斯华绥晚年可能遭到过恋爱上的某种波折,由于只要切身涉历过这方面的糊口时,他写出的工具才有活力。在说最初一句话时菲茨杰拉德也许想起了本人和姗尔达疾苦但充满“活力”的婚姻吧,这么说来,婚姻的苦涩以至滋养了他的写作。有一点能够必定,没有姗尔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领会的作家菲茨杰拉德,至多他的小说会是别的一个形态。三十年代中期,姗尔达精力割裂住进神经病院,1940年菲茨杰拉德因心脏病在好莱坞猝逝,六年之后一场大火吞灭姗尔达地点的病院,因为被困楼顶无法逃生,姗尔达被活活烧死,遗面子目全非,难以辨认。两人惨痛的结局和他们晚年穷奢极欲的糊口构成强烈的对比,而且为菲茨杰拉德充满忧伤和怀旧色彩的小说营建了最终的阴霾的空气。

菲茨杰拉德在20年代取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在贸易上的,他的前几部小说销得不错,而他的短篇小说也颇受一些风行杂志的接待,到二十年代中后期,《礼拜六晚邮报》为他一篇短篇小说付出的稿酬就有3500美元,这在昔时长短常高的数字。可是庄重的作家是不屑于在那里颁发小说的,一次,菲茨杰拉德怂恿海明威给《礼拜六晚邮报》投稿,海明威的反映是:“给它投稿?扯淡。你给他们两篇吧,就算我们俩的。”掌握那十年文坛的其实是如许一些作家:德莱塞、安德森门肯刘易斯奥尼尔弗罗斯特。1930年辛克莱·刘易斯在接管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讲的末尾表达了对将来美国文学的决心,他出格提到几位年轻作家,包罗海明威、托马斯·伍尔夫和福克纳,可是没有菲茨杰拉德。同样,德莱塞在1933年写的论文《伟大的美国小说》中也褒扬了一长串现代小说,但也没有提到菲茨杰拉德的小说。

我们在菲茨杰拉德小说中看到过几多个分发着浪漫气味的舞会啊,并且往往是某个苦衷重重的青年在人丛中寻觅他光芒耀眼标姑娘。

文学从来就不是扑朔迷离里的物件,它和认识形态的关系历来是复杂地环绕纠缠在一路的,在阿谁年代左倾的作家是走在时代前列的,像德莱塞、辛克莱·刘易斯、厄普顿·辛克莱约翰·多斯·帕索斯等作家都具有普遍的影响力。菲茨杰拉德一度传播鼓吹本人是社会主义者,并且对于他混迹此中的阿谁时髦的社交圈一直怀有荫蔽的敌意。但他对他所报复的“有闲阶层”其实是情感复杂的,此中稠浊着神驰、不齿和仇恨,这种暧昧的立场当然不会为其时那些“旗号明显”的右翼作家们所接管,可是他的小说最终却受惠于这种暧昧,他对本人身在此中的阿谁阶级的批判因此显得更为丰满和有说服力。跟着时间的推移,当概念不再那么时髦时,菲茨杰拉德那些更关心小我感触感染的小说似乎更受攻讦家和读者的青睐了,昔时菲茨杰拉德颇为吃醋的辛克莱·刘易斯和约翰·多斯·帕索斯似乎不再是他的敌手了,美国近年出的数种文学史在列举阿谁年代的代表作家时,能和菲茨杰拉德相提并论的似乎只要福克纳和海明威,但这远非定论,而是此时代的文学风尚的流露罢了。脚踏实地地说,菲茨杰拉德的小说在处置广漠的社会题材方面确实较弱,他的小说总的来说处置的是社会的一个较窄的层面,此中充溢着五花八门脆而不坚的舞会、酒会和狂欢,就连他本人比力偏心的处置1919年五一节大游行的小说《五一节》(那几乎是他惟逐个部间接处置严重现实题材的小说),也是通过对耶鲁学生舞会的描述趁便带出的。我们在菲茨杰拉德小说中看到过几多个分发着浪漫气味的舞会啊,并且往往是某个苦衷重重的青年在人丛中寻觅他光芒耀眼标姑娘。

菲茨杰拉德和他的小说他有着杰出的诗人才会有的那种笼统能力,这使他的小说就算是记录小我化的糊口和较窄的糊口场景时,仍然能让你明白地认识到这是一部“史诗”。

菲茨杰拉德最主要的小说《了不得的盖茨比》篇幅并不长,译成中文之后只要12万字,可是因为菲茨杰拉德出众的笼统能力,这部小说所承载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凡是这么长的篇幅所能承载的。它几乎成为一个时代的寓言——以至一个相关美国梦的寓言。这部小说结尾部门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并且有同感的人明显不在少数,数部美国文学史都便当地将它当做对阿谁时代文学描述的总结,它成功地将一部概况上看起来不无感伤情感的恋爱小说提拔到广义的诗的高度。在创作长篇小说的同时,菲茨杰拉德还写了160余篇短篇小说,翻译成中文的有22篇,此中新版的《疯狂日曜日》有16篇,别的还有早几年出书的《了不得的盖茨比》中有8篇(《阔少爷》和《疯狂日曜日》两篇是重合的)。总体而言,他的短篇小说成绩不如长篇,这些短篇小说大多是给一些风行杂志撰写的,由于它们能够领取更高的稿酬。这些小说凡是都有跌荡放诞崎岖的情节,华美的修辞,以及上流社会人士的喜怒哀乐(当然,杂志对于上流社会老是趋附者众)。译成中文的这些短篇小说曾经是他各个期间比力有影响力的作品了,可是他晚期的小说——好比《头与肩》、《伯尼斯剪发》、《近海海盗》等——还脱不出校园小说的窠臼,虽然小说本身写得活泼流利,可是无论社会意义仍是文学价值都不大。他最好的短篇小说是《阔少爷》和《五一节》,前者不动声色地报复了所谓的上层社会的虚假,尔后者则是对现实主要题材所做的一次有深度的测验考试。还有着菲茨杰拉德凡是并不具备的健壮和力量。《一颗像里茨饭馆那么大的钻石》和《本杰明·巴顿奇异的终身》则是他最为新颖的小说,两篇小说都充实阐扬了他幻想的特质,像是出自爱玩超现实主义理念的意大利小说家(好比皮兰德娄卡尔维诺)之手。

美国作家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巅峰期间典范作品《了不得的盖茨比》,写透了此时美国社会变化与情面世故。恰是由于他的这部典范,这个时代又被称为“爵士乐时代”——美国近现代史上一个出名的标记和意味。

杨绛有过一个比力抽象的类比,她说写作人本人的切身履历就像是蜡烛芯上小小的火苗,而作品就该当是投射到整间房子里的亮光。虽然比起整间房子的亮光,火苗小得可怜,可是若是没有它,多大的亮光也无从谈起。

关于摩登时代的禁酒令的会商也最终落幕。天主的弃世主,撒旦的归撒旦,所谓的人道从来不长短黑即白,而是在和谐中趋势均衡。就像那一幕幕不断歇上演的比酒精更浓郁的恋爱故事,由于这就是我们又爱又恨的人世啊

《了不得的盖茨比》傍边的富丽场景和精美着装不断是这些年我心中的典范,以至到现在片子的故工作节曾经记不太清,可是女配角的精美短发、富丽头饰、BlingBling 的跟着舞步摇摆的流苏裙装总能一提起就立即清晰地浮此刻面前。

1920年代是属于女性解放的年代,从诱人的Flapper气概到帅气的中性高潮,都在明示着“恬逸才是王道”的回归。即便如斯设想师们仍是没在粉饰上少下功夫——粉饰艺术图案,高贵的天鹅绒,上等的绸缎面料以及耀眼的珍珠粉饰品都变开花样在服装上锦上添花。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lcanchor.com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with *.